大家都在搜

《创新之路》——云窗雾阁庭院深



  一栋老宅,就像时间齿轮中掉落下来的碎屑,零星散落在深巷古道的角落,烟雨迷离,薄雾渴泻。雨丝若有若无的飘飞荡漾,隐现于朦胧的苍弯下,周围的一切都静寥无语,这样的日子里是最适合悄然靠近他的时候。脚下那几百年错落有致、饱经风霜的历史痕迹,在这里显得更古朴宁静、端庄雍容、精妙绝伦又分外落寞沉静。走过沉浮,走过春秋,如今站在庭院中,过往的那些事和人,仍留存在记忆的深处,一种对家的留恋和一往情深,够用一生去回忆,值得一生去守护。

  

111111111111.png

 

  邢伟英,明代建筑会老堂的守护人。2003年起,全身心投入到古建筑保护与再利用的事业当中,把会老堂从岌岌可危、濒临倒塌的边缘抢救了回来,并对老宅进行保护性开发,为古建筑可持续性利用积累了宝贵的经验。会老堂的保护工作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,她在古建筑保护与再利用的道路上摸索前行,并逐渐明晰了自己肩负的责任与使命。

  每每望着这个古老的庭院,望着这历经五百年岁月沧桑的老宅,一种情愫和一种美好情感就会袭上邢伟英的心头。别梦依稀,时时想起修葺会老堂的十七年经历,时时牵挂那些曾经帮助过她的人。然而,一颗坚定的信念必须激励她勇往直前,从不敢轻言放弃,骨子里的那份执着,性格里的那份乐观,让她成为了幽幽庭院中最美丽的定格。

  在节目中邢伟英表示,会老堂是一幢距今有488年历史的明代老宅,也就是在嘉靖十二年1533年奠基。它位于苏州西南40公里一个叫东山陆巷的古镇上,历史上也叫洞庭东山,是太湖边的一湾半岛。这里湖光山色,风景秀丽,月月有鱼虾,季季有鲜果,自古以来是文人雅士聚集生活的好地方。明代大学士王鏊衣锦还乡,回到了他有山有水的出生地东山,会老堂成了师友相会、贤达相聚的场所,所以邢伟英对王鏊祖宅会老堂这三个字的理解便是会老友、聚新朋、集贤达、遇知己。

  在节目的最后邢女士表示,这个房子不仅需要她一辈子来守护,更需要下一代来传承,而且随着民间对古村古宅保护的呼声越来越高,它也一定会得到相关部门和机构的更多重视。所以这就是我们可以触摸到的历史,无论老宅子的砖瓦经历了怎样的风雨和岁月,有了这般的努力呵护,今天伸手触摸它的时候依然会感受到它的温度,这个温度是历史的、文化的血脉,这个温度也是来源于对老家的那份情怀。




上一篇:高骏(北京)科技卢志森做客《创新之路》
下一篇:返回列表
NBA将在印度首次参加比赛
图片中:在耶路撒冷标记的光明节
鱼农在中国东部江西的鄱阳湖干鱼